「上证指数000001」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时间:2020-06-17 01:03:09 作者:股市配资网
阅读量: 486

以下为张汝京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内容:

上一期和大家聊了《中芯三剑客的第一剑,张汝京》,没看的朋友可以点击标题先去看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张汝京创办中芯后,中芯高速发展,短短几年其产能就成为仅次于台积电和联电的世界第三大半导体代工厂。

但摊子铺的太大,步子迈的太快,也让中芯负债累累,在近十年时间里,中芯连年亏损,从未盈利。

2000年中芯创办

2007年,中芯亏损1950万美元

2008年,中芯亏损4.4亿美元

2009年,中芯亏损 8 亿美元

这样一家公司就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钱,还能撑多久。

张汝京有着强壮“中国芯”的梦,但资本是现实的,你这十年亏损总要给股东一个交代,而且想要再从股东身上要钱,也越来越难。

张汝京与公司股东的矛盾不断加深,于是他开始找新的投资者。

新的投资者分为两批人,一批是类似黑石的私募基金,他们看好中芯,想要投资。

而另一批则是中资国企,中芯作为中国半导体代工的未来,中资国企必然会出钱资助。

最后张汝京选择了国企“大唐电信”,外界猜测的理由是,找私募来注资,会加深企业内部对于连年亏损的不满,毕竟私募追求的也是盈利

但选择国企这麻烦就相对小点

张汝京希望通过加大“国企股东”的力量,在公司内部抗衡“资本股东”。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然而张汝京最后败在了一场官司上,中芯和台积电的侵权官司打了很多年,第一次台积电赢,中芯和解赔偿,第二次又打,还是台积电赢,65项专利中61项侵权。

台积电要求中芯赔偿10亿美元,中芯当时一年亏损8亿,再赔10亿,哪来的钱

于是中芯二度寻求与台积电和解

在当时“台当局总统”马英九和大陆政府的暗中撮合下,台积电同意和解,双方就和解条件展开谈判。

张汝京带着律师团飞往香港与台积电副董谈判,和解协议出台的很快,不到24小时,双方就同意了该协议

和解协议公开的内容包括:中芯分4年向台积电赔偿总额2亿美元现金,同时中芯交给台积电8%的股权,外加2%的认股权。

这份和解协议看起来从10亿减少到2亿,但台积电将成为中芯的第二大股东。

当然台积电无权向中芯董事会派驻董事,台积电无法管理中芯,只是中芯的“被动投资者”。

可是外界都认为,这份和解协议里,还有个重要内容就是张汝京必须辞职,张汝京掌权中芯近十年,带着中芯高速发展,早成为台积电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过张汝京在采访中说:“辞职是他自愿的,没有任何人逼迫,至于辞职的原因是,太累了,心力交瘁。”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中芯第一剑张汝京的辞职,让中芯立刻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局面,至此中芯内部的矛盾就更加突显出来。

过去还有张汝京这个创办元老在董事会里压着,如今张汝京辞职而去,公司内部不同派系的势力,矛盾越发激化,越发公开

大家还记得张汝京离开前做的最重大的一项决定吗?让国企大唐电信入股中芯。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原本张汝京是想加强公司内国企派的力量,以对抗资本派,但是等他辞职了大家才发现,这家国企“大唐电信”,根本不是什么善茬。

大唐电信是搞电信设备和技术的,他和中芯,处于产业链上下游的角色,中芯可以为他代工所需要的电信芯片。

而大唐入主中芯一开始就动机不纯,带有想要中芯成为其附属品的意图。

其他大股东在董事会只有一个席位,而大唐电信开口就要两个,他正积极发展4G业务,要通过控制中芯来获得芯片代工。

另外那还是一个特殊时期,大唐电信需要利用中芯,来加强他自己在国企中的地位。

当时中国的国企大整合已经展开,中央下决心要精简国企数量,打算未来国企数量缩减到100家以内。(子公司不算在内)

大唐电信想要避免成为被整合的国企,就必须提高自身的价值,那么控制一家中国最重要的芯片代工企业,就成了大唐电信,避免被整合的重要筹码。

张汝京还在位时,并不知道大唐电信的这些算盘,张汝京辞职后,对于中芯控制权的争夺就更为激烈。

中芯当然不愿意被大唐控制,为了平衡大唐在内部的话语权,中芯决定再引入一家新股东,新股东一方面可以更扩大中芯的资本实力,另一方面也能稀释大唐的对中芯的控制。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时任中芯董事长的江上舟(2000年大力支持张汝京创办中芯的那位上海市副秘书长),利用自己多年的政商关系,找来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入股中芯。

(简称“中投”)

2011年,又一家国企背景的“中投”向中芯投资2.5亿美元,获得11.6%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原本中投集团打算给中芯3.5亿美元,成为第一大股东的。

中投,是一家没有实业的投资企业,他不会在公司经营上干涉中芯的发展。

但大唐是一家有实业的企业,他会不断干涉中芯的发展,以为自己的主要业务服务。

中投入股中芯,一开始就遭到大唐的强力反对,大唐为了确保自己股权不被稀释,在中投入股之时同时拿出1.02亿美元注入中芯,将自己的占股比例提高到19%,大唐依旧是中芯的第一大股东。

大唐这一番操作后,中芯大股东如下: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此时中芯内部,这番国企间的勾心斗角很快就蔓延开来,这里大家要搞清楚一点,中芯是不愿有太多“国企色彩”的。

一开始张汝京创立中芯,就是一家外资公司,有意弱化国企在中芯的角色,能避免国际社会对中芯的“性质判断”。

“性质判断”非常重要,如果国际社会判断中芯性质是国企,那就会受到西方很多的高科技技术管制,这将会对中芯不断升级的技术进步,带来不好结果。

所以不要让中芯看起来太“红”,一家太“红”的企业,会遭到西方警惕和技术封锁

但此时一个无可奈何的现状是,中芯正变得越来越“红”,为了反抗大唐电信对中芯的控制,公司又引入了国企“中投公司”

如此一来中芯的第一、第二,第三大股东,都是国企,这很不利于中芯的未来发展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但困难并不止这一个,与此同时中芯国际内部管理层的派系矛盾也在不断加深。

十年前2000年,张汝京带领300位台湾人才到大陆创办中芯,这批台湾人是中芯一开始的核心管理团队

而当张汝京辞职后,台湾派系势力受到打击,同时伴随着“大唐”和“中投”,两家国企的入股,大陆管理层的势力在中芯逐渐扩大。

这就造成了中心内部,“台湾派”与“大陆派”的矛盾。

2009年台湾派代表人物张汝京辞职,张汝京辞职后中芯还有个老大哥江上舟在董事会撑着,江上舟过去是上海市政府高层,政商两界都要卖他面子,有他在中芯坐镇,至少能撑着不让矛盾爆发。

但2009年江上舟突然因病去世,这两位堪称中芯元老级人物的先后离开,让企业内部没了一个能压得住场子的有威望的老大哥。

没了老大哥镇场子的中芯,迅速陷入一场内部权力的恶斗之中。

大陆派与台湾派有矛盾,大陆派内部也有矛盾,矛盾套矛盾,公司的稳定成了首要大问题,一家内部都无法稳定的企业,何谈向前迈进?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当时中芯国际的台湾派领袖是王宁国,王宁国和张汝京一样,出生在大陆,成长在台湾,成功于美国,随后回到大陆来帮助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

2009年张汝京被逼辞职后,就是这一位台湾派人物王宁国,接替张汝京担任公司总裁兼CEO。

当时江上舟也力挺王宁国,江上舟的愿望是,让中芯内部台湾派和大陆派的势力友好相处,共同为中华高科技事业做出贡献。

可是当张汝京辞职,江上舟去世,支持王宁国的大佬都不在了。

2011年,中芯国际股东大会如期举行,大会将选举董事会成员,此时发生了一件让外界意外,却又情理之中的事

在中芯内部声望最高的总裁兼CEO王宁国,竟然在股东大会上,得到了58.21%的反对票,这让王宁国落选中芯总裁和CEO。

而这背后都是大唐电信在“搞鬼”

大唐一直想让自己的人马当上中芯CEO,以控制中芯的发展方向。

当时的情况是,股东大会的参会股东持有的股份总数,仅仅占总股本的30%多,而这30%多里,光大唐电信一家,就拥有近20%的股权。

换句话说,只要大唐一家反对,那大唐的反对比例就能超过50%

之所以参会的股东,只占总股本30%多,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王宁国继续担任公司CEO是顺理成章的事,毕竟是两位前公司大佬力挺的人物。

大唐电信却不按惯例来了个突然袭击,内部倒戈,直击王宁国,要是其他大股东知道大唐要搞事,不可能不来参加股东大会。

大唐电信在内部的突然袭击,是为了逼走王宁国,然后扶持自己的人马杨士宁出任中芯CEO。

大唐的举动逼得中芯必须召开紧急董事会议,根据公司规定,CEO是董事会聘任的,如果大唐对CEO不满,必须由董事会投票才能最后决定。

随后在中芯的紧急董事会上,大多数董事不同意解除王宁国职务。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由此“王宁国”和“杨士宁”,这两位所代表的两大派系势力互不相让,中芯公司成了权斗的战场,这极大拖慢了中芯在半导体领域的发展速度。

不可谓不可悲。

这两大派系的相互攻击发展到后来都公开化了,中芯国际的内部论坛成了两派员工相互攻击的前线

两派员工互不相让,相互指责和抨击。

为了避免内部员工相互攻击,中芯关闭了内部论坛,但双方人马仍不罢休,战场从内部论坛,转到了百度贴吧。

这进一步让这出难堪的权利恶斗公开化

全中国都在看着中芯的这场内斗。

双方内斗的重大转折点,发生在一份内部审计文件上

当时一位内部匿名人士在网上公开了一份“杨士宁”涉嫌逃税漏税的内部审计文件。

文件清楚显示,杨士宁年薪超过180万,但通过各种避税方式的操作后,所需要支付的税金仅仅只有5万

赚180万,只缴5万税,这在互联网上一下子炸开了锅

这一曝光让中芯的内部恶臭上升到了全社会的层面,网民和社会大众纷纷炮轰中芯高管用各种手段避税,着实无耻。

但其实虽然曝光的是杨士宁的避税,但避税实则在当时的中芯是普遍情况,多名外籍高管都在利用潜规则“避税”,这是内部高管都心照不宣的事。

而中芯的“特殊身份”(中国半导体制造之光,国企大股东,与政府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让中芯在避税方面,一向“很大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中芯内部的权力恶臭已向外扩散,这场权斗最后谁又是赢家呢?

或许,没一个赢家。

很快王宁国递交辞呈,他不想再卷入这场风波中惹得一生臭了。

此时一个关键的人物出现了,张文义出任新董事长,兼代理CEO。

张文义是前董事长江上舟的同学,前电子工业部副部长。

张文义的上任是一个重要指标,张文义和江上舟一样,是前政府高官,在政商两界都有一定威望。

他上任中芯董事长的最大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平衡公司内部各派势力,终结恶臭的权力内斗。

不管你是“台湾派”还是“大陆派”,中国派才是公司最大利益。

原本大唐发起的这场权力斗争,看着王宁国一帮人辞职了,以为就胜利了。

但最后经过多方博弈,真正当上中芯CEO的,不是大唐中意的杨士宁,而是从外面空降而来的另一个人。

杨士宁看到自己斗了半天,争了半天,这位置被别人给拿去了,也心生退意,不久后递交辞呈。

中芯这场内部权力恶斗,由大唐电信挑起,最终内斗双方无一人得利,反倒极大破坏了公司内部的团结,更损耗了公司的发展。

此时张文义推荐一人,让他从外面空降到中芯国际担任CEO,这可谓是中芯一个极重要的转折开端。

从混乱走向重新发展,再从发展走向强大,这幕后少不了中芯第二剑,邱慈云的功劳。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邱慈云背景与张汝京和王宁国类似但不同,邱慈云1956年生于台湾,随后赴美求学,1984年他进入美国最著名的贝尔实验室,从事半导体研发工作。

离开贝尔实验室后,邱慈云加入台积电,担任工厂高级总监。

2000年,张汝京在大陆创办中芯国际,邱慈云追随张汝京来到中芯,担任高级运营副总裁,是张汝京身边最重要的副手

2005年,邱慈云与张汝京就公司运营管理等多项问题上意见不合,最终辞职离开。(张汝京要扩张,邱慈云要稳定)

离开中芯后,邱慈云受到老乡邀请,这个老乡就是后来接替张汝京担任中芯CEO的王宁国

2005年王宁国还在华虹NEC(芯片代工厂)担任CEO,王宁国就邀请邱慈云,来华虹当营运副总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但是后来华虹资金链出了问题,12英寸厂的建设资金一直拖着不落实,最终王宁国辞职,邱慈云也辞职。

辞职后,王宁国去了中芯,而邱慈云和张汝京意见不合,张汝京在他不可能回中芯。

邱慈云最后选择去了一家马来西亚芯片代工厂,马来西亚矽佳晶圆 (Silterra Malaysia)任职

再后来2009年,华虹NEC总算解决了资金链问题,12英寸生产线重新上马。

华虹当时的董事长张文义就打电话给邱慈云,劝说他别再马来西亚代工厂干了,马来西亚没前途,你是个大才,还是来大陆,来大陆干吧。

这个“张文义”上面提到过,就是江上舟的老同学,江上舟担任中芯董事长,张文义担任华虹董事长,江上舟死后中芯董事长就是找的张文义来当。

可见半导体行业是个圈啊,弄来弄去其实是一批人,大家都是老相识。

所以你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当张文义当上中芯董事长后,在董事会里会力推邱慈云来当中芯的CEO,邱慈云和张文义也是老相识了,这条线埋在这里。

邱慈云接受张文义邀请,从马来西亚代工厂回到华虹任职,后来当中芯结束了恶臭的权力内斗后,张文义再次邀请邱慈云,来中芯当CEO。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邱慈云本就是第一批创办中芯的老员工,2005年因和张汝京意见不合离开中芯,之后兜兜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中芯。

对于中芯,他是有着深厚感情的。

而邱慈云接手的中芯,是内部权力斗争后的中芯,虽然斗争的两派人最终都没得胜,但大陆派和台湾派的矛盾依旧摆在那里。

但邱慈云的上任,很大程度上稳住了人心,邱慈云上任前,大陆派势力以两大国企入股为代表开始不断增加,台湾派势力明显感到了恐慌和危机感。

但邱慈云本身是台湾人,又是技术出身,这就稳住了企业内部一批台湾派的人心,堵住了因王宁国辞职而爆发的台湾派辞职潮,将企业引向一个派系相对平衡,内斗大幅减少的良性发展之路。

稳定,是一切发展的基础,邱慈云很好的做到了稳定。

邱慈云上台后的重担,除了平衡公司各方势力,加强公司团结稳定外,更有外部压力。

2011年半导体正是不景气之年,就连芯片代工龙头联电和台积电都连续三季度亏损,营收持续下滑,更别提刚从内斗中缓过神来的中芯了。

中芯从创办开始,9年从未盈利

产业大环境的不景气,雪上加霜的成了笼罩在邱慈云头上的又一片乌云

大家要知道一个制程的芯片,通常分为三步

1,研发,2,试产,3,量产

任何芯片,你光研发出来,也只是跨出了第一步,重要的是量产,重要的是良率。

我们打个比方,同样一款14纳米制程芯片,中芯国际的良率只有50%,但台积电的良率是98%,仅仅这一项良率上,中芯的14纳米芯片制造成本,就是台积电的两倍。

因为良率不足,你批量生产芯片的成本是对手的两倍,那请问你还怎么竞争呢?

即便中芯有着大陆便宜的土地,以及各项政策补贴,也都无法摊平这个成本。

芯片制造是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对于资金投入的门槛,非常高,属于重资产,重资金的投入。

每一代晶圆技术,都是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投资,而且越是新的一代,对技术和资金的要求就会更大。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因此作为一个芯片代工企业,你必须有足够大的销售量,才能够去摊平前期的巨大资金投入,以及获取利润。

不然的话,你就不断赔本

中芯2000年成立,在张汝京的率领下大举扩张,后来被叫做盲目扩张,产能不断提高,但都是赔本买卖。

除了赔本买卖外,每年要还银行的贷款,设备生产线也每年产生大量折旧费。

9年里中芯从未盈利

这就是邱慈云上任中芯,平息内部矛盾后,才真正要面对的大问题。

邱慈云决心要彻底改变中芯的整体战略

在张汝京时代,中芯的战略是,扩张扩张再扩张,追赶追赶再追赶。

投入大笔钱去扩大生产线,研发下一代的晶圆技术,誓要在最短时间内搞出中国人自己的最强芯片代工。

但这条路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没有一个股东能忍受一家从不盈利的公司。

邱慈云做过三家芯片代工厂CEO,他很清楚中芯的根本问题在哪:

野心太大,步子太快,所以他上台后彻底推翻过去张汝京那一套。

用他自己的话讲叫:放下野心,放慢步子,稳扎稳打

这很重要,这是让中芯在经历了巨大内忧外患后,稳定下来的根本。

所谓“千金易得,一将难求”,邱慈云就是那个良将,他所用的战略是:

1,注重更成熟工艺的应用,暂不追求最先进的制程

2,放弃张汝京创建之初的盲目扩张战略,转而保持高产能的良好良率

3,将重点放在国内市场,依托国内市场发展

世界上没有最好的战略,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战略

在邱慈云制定了总体战略后,中芯走上了一条与张汝京时代,完全不同的路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上图是中芯营收分布,可以看到在邱慈云任内,来自中国的营收占比越来越高。

2009年(张汝京时代)中芯营收仅有20%来自中国,近60%来自北美。

而邱慈云接手中芯后,中芯战略大转变,来自中国的营收快速提高,在2016年邱慈云辞职前一年,中芯有高达50%的营收来自中国,来自北美地区的仅29%

邱慈云总算让中芯赚钱了!而且是一直赚钱!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2015年,由全球820位专业投资经理和资深分析师共同投票选出的,“亚洲高科技公司管理层排行榜”上。

邱慈云排在半导体行业最佳CEO第三名,(第一名是台积电的管理层)

当时这个专业奖项给与邱慈云的评价引用了诸葛亮的《出师表》,称赞他“受任与乱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

是他带领着中芯从“扩张时代”,走入了“中兴时代”,创下连续三年盈利,连续十三个季度都盈利的佳绩。

他彻底改变了中芯在全世界眼中“老亏损户”的形象。

邱慈云上任时,中芯市值118亿港币,2015年7月他获得最佳CEO奖时,中芯市值317亿港币。

市值成长了将近3倍,四年里的年复合率更是高达28%

邱慈云不仅拯救了中芯,稳住了中芯,更让中芯成熟了起来,这一点我们从下面张图就能看出。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中芯前后4任CEO,有且只有在邱慈云的任期内,中芯的股价绝对涨跌幅是上涨的,其他三位CEO任内都是不同程度的下跌。

这就是邱慈云的厉害之处,我们常说打天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在阵前英勇拼杀的将军,还是在帐内出谋划策的军师?

你问一百个人九十个人会告诉你,都不是,最重要的是在大军后方,保障粮草供应,稳定军心的后勤部长

打天下难,还是守天下难?

攻天下难,还是稳天下难?

邱慈云让中芯在经历了内部权斗,外部景气不佳的大风大浪后能够稳住,不仅稳住,还能连续盈利。

这就是他最厉害的本事

他这第二支剑,在中芯的发展史上至关重要,很多业内人士都认同,邱慈云虽然为人低调,稳扎稳打,身上的故事很少,但如果没有邱慈云,就没有今天还能拿得出手的中芯。

然而花无百日红,人生永远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哲学问题

你手上红玫瑰拿久了,就会想念白玫瑰

同理,白玫瑰拿久了,就会思念红玫瑰

中芯也一样

邱慈云稳住了中芯,让中芯扭亏为盈,年营收连年上涨,但是邱慈云“稳江山”的战略,却越来越受人诟病

因为要稳江山,中芯不再盲目投资,这一点看看下图就一目了然了(点击可拉伸看大图)

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

这是中芯每年对外资本支出和台积电的对比:

在邱慈云任职的大部分时间里,中芯的对外资本支出从没超过台积电的20%

2011年,中芯资本支出和台积电相比,只有人家的14%

2012年,资本支出和台积电相比,只有人家的6%!

2013,2014年,都只有人家的8%

2015年回升了点,但也只有16%

资本支出代表什么?代表着购置新设备,建设新生产线,以及最重要的,研发新技术。

但邱慈云在这上面的投入和台积电相比非常少,这直接就造成了一个结果

那就是中芯和台积电的技术差距,越来越大

大家要知道,中芯不是一家普通的企业,我们说直白点,他是一家带着政治任务的企业,他和华为一样肩负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任务”

这就决定了,中芯不能只顾着赚钱,甚至在很多人眼里,中芯可以不赚钱,也要把最新的芯片代工技术给搞出来

这是中芯面临的矛盾,也是邱慈云面临的巨大矛盾

当中芯连年盈利,但和台积电的技术差距越来越大时,大家觉得,外界会怎么骂中芯?

中芯左边肩负着国家半导体制造的巨大责任,右边肩负着董事会要求盈利的巨大压力

你要他怎么选?

企业经营和国家战略之间居然是相互冲突的,你要国家战略就别盈利,你要盈利就要放弃国家战略。

你要中芯怎么选?

中芯没法花大钱砸在最先进的工艺上,不断辜负着社会的期待,国家的期待,社会,乃至中芯高层,给邱慈云的压力越来越大。

中芯,不能只想着赚钱,而不想着民族责任

中芯,是时候追赶了台积电了

而中芯追赶台积电的第一步,就是让优秀的稳定大将,先走人吧

说来有点忧伤,但还是那句话,没有最好的战略,只有最适合的战略

2011年邱慈云及其团队,受命于危难之间,扶住了将要倾倒的中芯,并且在之后的七年中将中芯带入了稳定的盈利模式

但当2015年一个计划提出,也就是“2025中国制造”

中国必须迈入制造业强国!这个大国目标明确制定后,中芯就不可能再继续守城了

强国制造,如果没有芯片产业,何谈强国制造?

2017年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中美科技冷战风云突起,中芯左肩上的民族责任突然沉重万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你认为守城之剑邱慈云还能继续在中芯干下去吗?

邱慈云与中芯没有矛盾,中芯也非常感谢邱慈云。

只是,时代不同了。

太平洋彼岸的对手,来者不善……

2017年5月10日,邱慈云以个人原因请辞中芯国际CEO

五个月后,中芯从韩国三星那里,请来了一把极为锋利的宝剑

这将是一把能和芯片代工龙头台积电,拼杀的宝剑

2017年,中芯正式开启了追赶台积电之路

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我,长文写起来不容易,举手之劳点赞加转发以资鼓励,我会继续给大家带来“中芯第三剑”的故事

以上就是“张汝京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的全部相关内容了,喜欢的话可以继续关注今日股市行情其他的股票文章!

看了「上证指数000001」台湾派VS大陆派,中芯内部的隐秘斗争(第二剑)还看了
「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日发精机涨幅达7.02%成交27.92万手0525插图

「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日发精机涨幅达7.02%成交27.92万手0525

2020-05-25 17:16

每日投资资讯 07-24插图

每日投资资讯 07-24

2020-07-24 11:38

北新路桥半年报营收35.97亿元同比3%插图

北新路桥半年报营收35.97亿元同比3%

2020-08-25 14:09

信捷电气当日成交金额达2.27亿元1026插图

信捷电气当日成交金额达2.27亿元1026

2020-10-26 17:06

股票市场的作用有哪些?有哪些积极作用?插图

股票市场的作用有哪些?有哪些积极作用?

2020-07-20 22:43

中国石油一季报营收5090.98亿元同比-13%插图

中国石油一季报营收5090.98亿元同比-13%

2020-08-08 11:14

「facebook市值」李奇霖:通缩趋势已经明确插图

「facebook市值」李奇霖:通缩趋势已经明确

2020-05-18 14:40

「网贷行业安全专家」精选层申报企业的首轮审查问询来了!都问了什么?插图

「网贷行业安全专家」精选层申报企业的首轮审查问询来了!都问了什么?

2020-05-18 16:13

「股权基金」每年存入银行一万元,连续五年,最后能得这么多利息插图

「股权基金」每年存入银行一万元,连续五年,最后能得这么多利息

2020-06-25 15:04

如何判断五档买盘和股价趋势的关系?可参考3个方面插图

如何判断五档买盘和股价趋势的关系?可参考3个方面

2020-08-07 19:40